領航 錨

棋院的老師說:人生多繞點遠路也不是壞事!
報社的人就說,如果伊角考上,就要引用這段話,相信在當時的週刊碁上就有登!
<見 棋靈王16>

舞會,結束了!

我悄悄的離開奢華的威尼斯,划獨木舟。或許很少有人想像我這樣,緩緩的、靜靜的劃,是啊!我覺得我是一個人,但並不孤單。豪華遊輪在鳴笛,水波震懾到我的小槳,閃亮的船燈,映著我雕花面具下的臉,依稀還有風聲夾雜的歡笑……我想在確定我聽不見後,朝反方向離開,最好是都沒人看見!
飄毛毛雨,頭髮濕了一層,有點冷,我卻想捲起袖子,知道嗎?我心裡想起的是今年的夏天,我假想的,還沒來,畫面卻很清晰,為什麼?照相機說,我躲不了的,因為連它也躲不了。透過鏡頭的那雙瞳,我並不害怕,我是這麼跟它說的!但卻在轉身繼續划槳的時候,不自覺的流下了淚,是什麼?鹹鹹的,帶點好笑。問題是我一點都不想笑呀,那麼痛,那麼深,這不是刺進去的,是被拔出來的!鼻子觸電的感覺,再次衝進腦門,我死了,是麻木死的。我什麼都不想聽,卻是什麼都聽進去了!
有半臉的面具被衝過來,我想撿的,卻分身乏術:如果不好好劃我的槳,船就會被風吹走;但如果不去抓那面具,我便一無所有。我常以為一笑置之後,就馬上有的答案,在我乾笑好幾聲後,還是沒出現。面具卻緩緩飄上我的船,歐不,我的舟,未免也太輕了吧!搜尋著我的船票,可是我連船艙都沒有哪來的船票,更何況我有小舟,也不用遊輪的船票了,再說,遊輪是5:30開的,現在都幾點了?我瞧瞧那熟悉的地方,笨耶,你平常都不戴錶,怎麼會有這種習慣?而且剛剛被丟在岸邊,一無所有,哪來的錶?連個錶印都沒有!罷了,我以為我該絕望的,可是還精神奕奕,搞什麼鬼!
本來,我還以為我可以痛哭失聲的……
口袋裡有塊金幣,耶,懷裡還有瓶可口可樂!它讓我清醒。我瞄準了一個人的方向,超用力的砸!就再也沒看了!金幣,揣回口袋,雖然我知道在這什麼都沒有的海上,有鳥用。
我還看得到威尼斯的燈,熄一半了……
那是個幻想國度,至少我剛去過。我,去過嗎?

傻得絕望,我終究還是笑了!
但知道?還是選擇,
繼續好好的,劃我的槳!



繞到下條水道吧!
 Posted by Picasa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