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s hair&The Russia House

不知什麼時候,
開始被慫恿弄髮凍,
大概就是那北車的設計師吧!
其實我不喜歡抓,
即使用起來不陌生。
不過習慣帶著,
它到底是搞怪的工具。

勾搭個情人,
在莫斯科的街角,
Spy的感覺讓我著迷,
John le Carr`e的煙,
Simon Webbe的Ashamed繚繞,
政治原來是一種,
人和人的地下勾當。 Posted by Picasa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