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IA 準

地塹旁,我看到藍色的布幕。試著垂降那順流的水幕,很難搞的水幕!
面具的感覺,真實虛幻?我在那圖文的背後,依然悟不出個道理,看不到的眼神,是否真的難以捉摸?為什麼要戴面具?
引領期待的船頭,透明水幕,以及清潔乾淨的新北池,都是,煥然一新! Posted by Picasa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