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考。睽違一個月。

新店人摯愛的馬公衝刺班企業和附圖衝刺班,於2006年六月初正式簽訂合作。知名經濟學者指出,此政治併購案,將危及到北市中心地區(如台北車站一帶)同行業者的市場佔有率,更近一步整合地方資源,未來,可能造成地理上所謂反反吸的作用,並退化北車的經濟。
一個月,好快!一個六月,說實在的,足夠構築了我們的夢想。除了那慶典,忘不了交相呼喊的惆悵,上千個人的惆悵,凝滯了紅地毯的光芒,儀隊的槍,整齊劃一的為我們送行。
就這樣我該沉溺在書中的,偶爾卻又蹦出些不經意的躁動。
昭錦的禮拜一中午12:00-2:00;崔沁的禮拜五早上8:30。約定耕耘著這短暫的時間,該是緊張而連續的壓力,卻也不知不覺得淡化。我們喜歡唸唸書後去騎車打球,隨著考試的逼近也慢慢減少。附中,變成一類的考場……
考三天真的很麻煩。因為根本就沒有那麼長的手指可以切成三份嘛!
整個就超熱,電風扇的吵雜夾著蟬聲。隔壁那個甩筆人的技術真的很差,一直掉,而且好像用奇怪的小吊飾,很吵!讓我和姨丈不爽的請監考老師阻止他。
這,
是個六月的尾聲,捲起一個月的離愁。那麼,我大概也可以,收收梅雨季的陰鬱,踏上夏天的快活吧!
特別開心的是,我可以剛好用整個十七歲,祭上不想承認的成年禮。

終於把指頭考完了真是有說不出的舒坦!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