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街

體檢完就不必管保養了。哈。
晚上去忠孝敦化吃吃,居然下雨了,沒關係,度小月的擔仔麵會慢慢復原被雨沖走的東西。妳送我一小瓶香水,兩朵花。聞著香水的味道,我好像也沾染了這種嗜好,慢慢的發酵在麵湯的蒸氣,女用香水。
接著到42街去吃冰,那個招牌,妳說是花幾晚上拉到一樣尺寸的成果,還挺好看的燈箱,恩。Menu也是。冰底很特別,可以換而且加不同料,大碗80小碗50。聽著妳講了一些最近的事,聊起來一些SOHO的case,想想這就是社會,不是嗎?沒有惆悵的意思,老闆請我們兩個菓子燒,媽媽帶小孩站在攤前,已經很久了,他們吵著要吃什麼口味。這攤本來是在公館做,後來到了這裡,租了間店面闖名氣,老闆每天從桃園過來,很辛苦的他說,是時候了,他決定收攤回桃園,以後東西用訂的,他的奶酪不錯。真的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或許是出社會後才會發現這些,但他沒有埋怨、沒有擺爛,只有默默撐下,再慢慢計畫。
走的時候,他咬著自己的菓子燒,好像是剛剛做壞的,微笑著跟我們說再見,外面還繼續下著雨,現在七點半。
42街,可以吃吃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