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旗日

對,就是今天。
我懷疑要不要去上班,結果就沒去,然後就被通緝吧!
和一個同學聊旅遊聊得很開心,反正喬治還在遙遠的竹圍,就樂得繼續。走到捷運站途中,看到打算媚惑別人的心敏,和剛從馬祖回來的豆,好幸運的我。

沿著大馬路,我們走到音樂廳樓下,餐廳前,為的是那台國旗徽章機,她期待好久的。我們就這樣消磨許多時間,一直抽,一直抽,抽到沒零錢又進去換,販賣部的姐姐邊講電話,邊瞪我們。
一枚十元,轉出沿著軌道迴旋的小球,好漫長,最後掉出我們的期待:
巴西、中華民國、巴拿馬、義大利、瑞士、澳大利亞、紐西蘭、南非、聯合國……

就是沒有我們想要的,果然,扭蛋這種東西最好不要秉持期待。
捧著滿手的小球,我們坐在階梯上別上去。喬治的熱血我整個領悟到,她別著別著,把慶太給我、把我猜了好久的禮物給我(喔!我喜歡!)、把我的扭彈殼撿給我、我的食物吃完、我的徽章別完,她還在別。不遠的大聲公,不斷傳來煽動的談話,我覺得喬治快炸了,社會問題果然見仁見智。就像是出現在我們面前無數次的慢跑人,穿著上衣不搭顏色的裙子、拖鞋慢跑,成效恐怕也是見仁見智。
到婚紗街去吃了碗拉麵,老實說艾草麵不錯,不知道其他口味是什麼。找了,又是零錢,我提議再回去,畢竟我們今天都不痛快。我找了八個十元,她也有四個,還沒投完就卡幣了,跨張,這是國家戲劇院。上面寫:洽服務台。
為了這種事情去尋覓服務台,感覺有點丟臉,不過是我卡幣,所以一定要去。服務台姐姐親切的拿出一桶,再問我被卡幾元,我說:一個。哇!是德國耶,你要的你要的!我們各取所需了皆大歡喜。但,手上那麼多巴西和中華民國要做什麼?於是姐姐讓我們再換一換,忽然覺得卡幣是件天大的好事!
接著,逛誠品。這裡總是給我玲瑯滿目的書籍,但我會抄了書單去水準。
嗅著中正紀念堂的空氣,回家。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