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生活

【Green Day---suffocate】
昨天你問到我的新學校生活如何,我很開心的跟你說一切都還新鮮。
最近,忽然有種無法自拔的嫌惡感,覺得自己能力不足、知識淺薄的連說句話都會節巴。別人說什麼我不懂,不懂卻又裝懂,即使聽過,也不敢多發表什麼,就怕會一不小心牽扯到我不懂的東西,而蒙混本性會自動出來狼狽的彌補,哎呀,這有多窘。卻,又似乎覺得,我不該再沒有層次下去。我看到的人已經不一樣了,大家開始會防衛,開始會用刺激別人來掩護自己。
有想過,創作的本質是什麼嗎?
每創作一次,我就被活活剝去一層,但哪天,我不再為自己加外殼,只顧著一層層的卸去時,我會剩下什麼?
那個時候,我已經遠離創作的本質,弄出什麼都不再具有意義,像是在泥巴打滾的蛆,一直扭、一直扭說:你們看,我還會扭耶!
要這樣嗎?於是,我開始離開,從膚淺的交際層面抽離,再次回到我所寄盼的地方,坐下來,把該做的事情寫一寫,課表列一列,我不要當隨叫隨到的龍套。什麼時間是我該好好利用,我的人生到底還有沒有目標?反觀這樣的日子,我憂心如焚的前顧後盼,抓到一本張愛玲的小說,忙著一頭栽進去;湊錢買張德國狂潮的戲劇票,炫耀我要去看這場戲;跑進誠品蹲一整天,定不下心來找本我想深入的世界。好像這樣就可以瞬間提高我的層次。

我啞了,看著書架,灌口可樂,噢不,我是不是該喝咖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