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的一天Rashomon

「是誰讓我的國文筆記變成這樣的?」噢,我的人生就這樣浪費了兩小時在這裡,每個禮拜,每次都很認命。
但一想到等等就是超開心滿滿的藝概,整個人就精神好起來!每個禮拜一因為有藝概而活跳跳起來,我是心甘情願摔進那好深的藝術旋溝裡,不想起來。今天提到的是古希臘哲學所定義的美學,嘿,反傳統的新潮流已然逐漸佔據這個時代,不得不說的是,以前零星的前衛藝術開始刺激大眾,等大家都能夠接受後,這時代就變成一個紊亂失序的熔爐,站不穩,投不準。傳統的好在哪裡?又創新的精華在哪裡?
這是個原創與再創的對話,不得不說:噢,得嘗試看看
這就是藝術吧,反芻後再造,發表後,再反芻。

可是下午的羅生門,給我不一樣的社會:如果當我很公開的,把我自己,坦誠的表露無疑,那是否我就會瞬間被社會淘汰?畢竟,自私是我們生存的方法。」好像也是。那藝術的底限到底在哪?真實?半點虛構?
蔣勳說,如果沒辦法將最真實的自己表達,沒辦法把最真的東西拿給別人看,那就達不到藝術最高深的境界。但是,想一想,最真實的東西和美的定義,是否有相牴觸?好像說,這部片裡的每個人,都為自己利益隱藏了些真相:多囊丸隱藏他強姦女人的罪惡感、女人隱藏她不夠堅貞的決定、男人隱藏他不敢接受事實的懦弱、樵夫隱藏他偷竊匕首的行為,而最後,另一個人也想隱藏他把嬰兒襁褓搶走的小利。ㄧ個扣著一個,一個隱瞞一個,這就是人類,自私,為己而不擇手段的天性。
故事在雨中陳述,應有沒有借助水的意象:能沖走一切,能洗滌污垢。最後嬰兒大哭,而雨也停歇,事情的陳述也嘎然停止。嬰兒帶來最原始,最沒有社會化的生命力,反照大人們,疲憊不堪的爭奪,其實到底,黑澤明的看法還是積極的,所以算是善終:樵夫將棄嬰帶回家扶養。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光明磊落僅存在於某些時刻,自私沒有對錯,這是求生本質,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大概也就是這樣。
我們猜忌著,片中的人,在黑白畫面中奇怪的大笑、大叫、狂哭,是不是替我們發洩了人對自私行為產生的無奈?我們明明知道,自私對團體是不利的,但偏偏我們從小被教導要以團體為重,嘿,人類真有趣,要利用別人,卻偏偏又不想被別人利用。老師提到這也是黑澤明對中產階級的不屑,藝術家都是這樣吧?厭惡求安定而自私的傢伙,既得利益者。他們越是在政府庇護下安安穩穩,我們就越是瞧他們不起。但一方面又希望自己有點錢能做點事,舒舒服服的享受。我就想:如果我有錢了,我鐵定是支援政府的,但偏偏我又是討厭中產階級,討厭政府主義。
鎂說:真是賤骨頭!
哈,我反覆無從的羅生門!

導演 黑澤明
原著 芥川龍之介
主演 三船敏郎 森雅之 京町子
*電影的成功,造就「羅生門」三字成為「各說各話難解的謎」的代名詞,某些英文字典還可看到它的日語發音「Rashomon」。

留言

  1. 我要看
    燒一片來吧

    字好多
    今天好累

    藝術家都是自以為是的自相矛盾黑

    哈哈
    你是不是

    回覆刪除
  2. 哈哈
    我骨子裡有時候有點是吧
    你咧

    黑白片
    我很多喔
    百大經典電影
    看你想看什麼
    阿把地址給我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