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zz電台

最近,一開電腦,就會把收音機打開,轉到一個Jazz電台,隨便,都好。
其實我不是要放鬆,我的放鬆已經多到分不清什麼時候是忙碌,抑或者我的放鬆總有著不確定感,好像放鬆對我而言,不再真實。很久沒有必要為什麼而忙碌的我,是不是過的太愜意?我開始懷念起需要為了什麼而早起,或需要為什麼而熬夜的時間,總覺得,忙碌的時候,讓我知道有些事對我而言的重要性,我有多想去完成它!
但,沒有了。我有著的是空想和幾筆筆記本上的零碎思考,我的時間永遠插不進去它們,我的計劃永遠把它們寫在think。
Jazz之於我,是一種鎮定劑,但之於現在的我,倒希望它是激素。而它辦到了。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