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

有時候在想,
究竟一個人的生活該不該被完整記錄下來呢?
這真是件矛盾的事情,就像我們總被問該不該好好思考未來,卻又被奉勸活在當下般的矛盾。
有時候我相信值得,有時候卻不。
因,不會無緣無故對別人的生活超感興趣,也不會想看一部重複而有極些微改變的電影。很簡單!但看到中國歷史,綿延不絕的,皇帝的一舉一動被記著,所以我們知道些有趣的小事;所以我們了解古代宮廷。要不是史官有癖,我們也無從好奇過去,是吧?就像現在-誰會對轉角的7-11影印機放哪感興趣?如果被記下來,200年後搞不好拿去博物館重現。
注重寫實主義的人認為眼見為憑,但眼見為憑之後,又能怎樣?追求真實,和漂泊虛幻的差異性,誰能夠分明白。但其實從來也不必分明白。信仰超寫實的人,跟著夢境,即便你說,照像就是寫實,但任何東西都有背後,就算玻璃杯,在相片下也不完全透明……

浴室是這樣,蒙特里安訴說的寧靜,在於他讓線條不存在動的跡象,謂之死。我們怎麼相信真實,在詩句般的文字(或,原法文更具有),我們看到一個男人,為破壞平靜的抽象生活而冒險。

La Salle de Bain
writed by Jean-Philippe Toussaint(1985)
link http://www.linkingbooks.com.tw/basic/basic_cart_default.asp?ProductID=Z64070

留言

  1. 任何東西都有背後
    投妳一票

    回覆刪除
  2. 我也是我也是
    但你不見很久就很恐怖!!!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