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 And Notebook

平易的歌名,如它的曲風。
自從燈燈說我愛聽重搖滾之後(還提出Yellow card等例證),儘管我一直解釋那只是i-pod的巧遇。
最近常對筆記本發呆,拿著筆,然後寫些東西。儘管那些東西和這堂課沒關,又或者儘管這些東西,該是在夜深人靜的書桌前顯現。不顧旁邊有人專心聆聽或不時打盹,這樣隨時隨地的檢視自己似乎有點傲慢,但我不管。
記得娃曾經給我聽她做的一段歌,飄飄的沒有目的,像在站同一個水平上出神,我告訴她。她笑著說她就是這樣。
現在突然我恍然大悟!

輕音樂應該對每個人都有致命吸引力,就像筆記本給很多人強迫感一樣,好看的筆記本不買不行。有時我們就是這麼回事。



看到墓園那段,讓我不得不想到巴黎我愛你的王爾德。

留言

  1. 你還記得那一段阿
    我始終沒有完成
    而畢光也沒有完成

    有點想念那個夏天!!!

    回覆刪除
  2. 記得阿
    我大腦可是常常會迸出意想不到的回憶耶
    最好是多蹦一些!

    畢光
    畢光畢光
    這就是Once recalling的真正意涵嗎?

    回覆刪除
  3. 燈燈燈燈燈亮了3/18/2007 10:25 下午

    yellow card其實不是重搖滾= =
    對不起我錯了!!!XD

    回覆刪除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燈燈真是神了
    突然認錯!

    回覆刪除
  5. 的確
    輕音樂有種無法抵抗的吸引力

    BTW

    巴黎我愛你裡保母那段兒歌超迷人的

    回覆刪除
  6. 我們也是可以把哥哥爸爸那首兒歌
    拍的很迷人的吧!!!
    不過
    那段兒歌真的很強,很感人

    p.s節目單出來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