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isit

你對我的愛死在多年以前,我對你的愛,不能死,但也不能活。


狄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1921-1990)在那片樹林裡,有風、有布榖鳥鳴、有沙沙作響的樹葉,讓鐘聲飄近,一聲強過一聲,又一聲摻雜一聲的比較著生命和金錢的價值。如果說,這是段刻骨銘心的愛情,那麼,對於感情的背叛,你能夠像查克蘭夫人一樣心狠手辣的摧毀嗎?
一座曾經繁華的小鎮,現在瀕臨破產;一群窮困慣了的人,現在受到理智和金錢的考驗。而後,金錢說服了他們,可悲的,群起扭曲了價值。在集體利益下的犧牲者,是老游,是那個讓察克蘭夫人愛得由愛生恨的男人。用大筆金錢,不是收買,而是誘惑著人群,讓他被折磨,不得不為他的過去付出慘痛的代價,這算是自私,卻也算是一種和平。她瀟灑,她闊綽,她有本領,再三回味著自己的過去,回味到連自己都搞不清楚那個滋味了,再等待男人認錯,而她已經不痛。一次次的婚姻,撫慰著她的破碎,她蹂躪男人得到優越感,荒唐卻也自負。偏偏這個第一位背判她的男人,得替離開她付出代價,而且要大家都在期盼,卻又「符合正義標準」的情況下。
最後的審判,她替他準備好一口盡是花圈的棺材,他委靡、死去,她看似豪不在乎的看他最後一眼,但又打點好一切,拿出支票。她真的愛他,好愛他。

一個女人可以愛到這樣,也夠了。

p.s看到好正姚老師,真開心。

留言

  1. 關姚正翻天
    你要不要也去看他演的馬克白阿!?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