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世代

Personal is political.

狂飆文化是上世紀末的文化,也可算是本世紀初的文化,一種空洞、享樂的文化。從70年代,自我意識覺醒的時候說起,政治被微觀化,有些人開始標新立異,而有些人則將個人放大。小眾意識抬頭,然後逐漸濃縮成個人,於是現在這世界上就總是單薄的個體在四處擺晃了。
不是說個人不好,每個人都有獨立特色和發想空間,是件有趣的事情。我們很難將他們歸類,他們也從不甘被歸類,身體與身體間拉成一條細絲,這就勉強是個群落。演員在舞台上說著沒有邏輯的話,燈光可能也不是對著它;音樂沒有順序的混跳著,京劇唱在電音上面;電視機播著無聊的小廣告,每台都有;紙張到處亂飛,上面印著不知道是不是髒話的英文,是髒話最好;毫無美感可言的穿著,成為大家的榜樣,欣賞而不學習……總之掛上一個特別,你就好像成為這裡的一群,很有想法跟創意一樣。
狂飆世代比雅痞、搖滾的人表現的更不在乎別人看法,他們沉浸在一種類似後搖的迷幻,大聲的電子合成音樂覆蓋,但是是沒有頭緒的喃喃自語,感覺上像一種主義被推到極至的例子。似乎每個主義到最後都走向極端,巴洛克、浪漫、後現代、極簡、人道等等,我會怕或盛讚一些極至,但這個讓我毫不畏懼。中庸之道告訴我們任何事情都要適其量、觀其度,不要太過也不要退縮是上上策,可這絕不被年輕人所推崇。所謂狂飆,就是要徹底,極享樂主義背負的累贅就是把一切捨棄後的副作用:全盤否定別人,就是自己最好;沒有責任感的推託;沉迷於自我世界,卻又極盡維護群體觀念。抑或是極消極的念頭在心頭盤繞,反正也不覺得死有什麼可怕,無懼的安全感被過度深植。狂飆世代的降臨,代表的是一種類似於慢性病的社會現象,緩緩堆積人口,負荷過度的時候可能我們只感到一點微暈,接下來的人,我們也管不了了。

信不信的是,歸屬感也會一併賠掉。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