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下浯江


朕與皇親國戚們要同遊浯江,已經計畫三四個月了。太祖皇與對岸連絡多時,終於敲定在兩岸三地的金門,我們各進一步,他們從廈門搭船,而我們搭飛機。
這幾天進入到緊鑼密鼓打包時刻,雖說才去短短三天不足為懼,我還是一如往常的揹個簡單的包包,裡面塞幾套衣服和拖鞋就走,沒有太多墜物,當然,也不會帶什麼噴噴之類的東西,省得安檢麻煩。說實在還頗緊張的,一方面是大家都沒見過面,倒是每年過年都會打電話,照片也看過,就是沒看過人;另外則是聽說他們人數眾多,鐵定記不起來。不光是我,近親幾乎都如此。太祖皇與太祖母三天兩頭從屏東打電話上來提醒,他們很期待這天!朕雖然沒有時常掛在嘴頭講,卻也是滿心期待!
行前,朕無意間和震的愛人說了行程,她倒是看準了這個市場。周家實在太有趣了,情結可拍電影,諸位愛卿等朕的回來說故事,朕這就去瞧瞧。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