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六號那天午後

Day3 AM 6.30 八里國中
受到柯達方高度關切的我們,今天有了全新的開始。
韓允中,一個我在今天過完之後決定非常激賞的攝影師,很準時來到我們的片場指導。還沒吃早餐的他,要求所有人坐成一圈,要看到每個人的臉,很有集體諮商的感覺。他演講了一小時左右,我們心急如焚,由於進度大delay,很拼的大家在燈具到後就全部快速卸下開始Set。大概都快哭了的時候,他終於要大家都去擺一個master shot給他看後,再決定今天的鏡位。把導演所設計的完全改掉,也一改我們有點鬆散的team。一開始覺得還滿強勢的。
他解釋長鏡頭的好處在於不讓演員情緒驟然消逝,我一直都同意這種拍攝方式,可是或許沒有他想得多和謹慎,所以當他一提起這樣的方法後,我們三個開始思量走位。每次預走時,韓老師最常跟我說的一句話是:自己找飯吃!然後將我們演員的位置都拉好之後,邊看鏡頭邊告訴攝影運鏡,不時指揮燈光哪裡補一顆,他用眼睛看就大概可以知道差幾檔,哪裡要補光這樣。也現場教了很多打光的方式,之後黑哥也說了滿多的,燈光師果然都很厲害阿。
韓老師的拍攝方式,讓我受益良多。5321是個重要數字,在挑選重要鏡位的時候,這不失為良方。他把導演原本設想的凱凱的位置,改成在教室正中央,我就要走很遠去跟她講話。臨演很準時的等候,魚書梅還滿拼的,騎車過來不說,大中午的在教室安靜吃便當,完全不符tone調演出;亭均來整個投資報酬率很高,「凱凱,擦黑板喔。」一句話震驚全場!其他幕後,我是不會白癡到說出去的;另外就是Red的兩個同學,她們應該沒有在演吧,本來就在聊天阿。學姊很強的監督進度,另外還自動教臨演戲,一場打掃時間真的很有趣。韓允中不只確實強力執行了他的教學,同時也控制現場狀況,他說的東西很多,做的事情也不少。仔細聽都很有道理。
吃飯時候,他先跟導演攝影討論完下午鏡位後,才過來一起吃。下午有場戲的燈瞧很久,然後攝影換片之類的,他走到外面透透氣。無意間小聲跟我說:「噢,進度有點趕喔。搞不好會拍不完……」這是我從早上認識他以來頭一次聽到他說這種話,隨後他就走了。我也小聲的跟他說:「不會啦!加油!」之類的話,他點點頭,走進教室一邊拍手一邊說:「來來來!不要緊張,我們一定可以的。」當下我覺得,他這人,好酷!
另方面,我們搶光拍攝真的很趕,直逼天黑的傍晚,都要以光的需求量作為第一優先考量。走廊越拍越暗,我們也越走越黑。到了差不多收工的時刻,以為沒什麼進度的我們,接到一個青天霹靂的消息:你們昨天拍的怎麼會這樣!結果今天就是個最好的補救,殺一共殺掉3場,真的很快。經過這一天,在執行層面上,對我有很大的收穫。
回家的時候,老師載我們回學校。慢慢的車上,侃侃而談。如果今天的我沒被震懾到,那在學習的過程勢必打些折扣,但幸好現在餘波盪漾。

我的褲子濕掉了,就去跟黑哥講,黑哥馬上說:欸,那個,拿個C-stand過來!然後就幫我把燈架好,褲子掛上去,10分鐘內速乾不說,褲子還冒煙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