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事

最近接二連三做出奇怪的事,連我自己事後想想也莫名奇妙,對於這些,我都聳聳肩膀然後沉默。沒辦法,因為那真的是我做的事。
從凱生日說起,那天我真的行徑詭異,待在杜哥那裡一整天,然後來回南港很多趟,就這樣。之後是染頭髮,紅色很容易掉色我還是染了,可是我本來是不染頭髮的人。手機壞掉的很精采,斷了我與所有人的通信,不能接不能收,宛如BBCALL,但我又很需要它。於是到了這幾天,手機不通的人真的很討厭,嗯。讓大家等我,然後擱置東西沒有做完,我真的很抱歉!原訂計畫晚上要去的,也沒有去到,噢嗚,我真的錯啦,你就不要再生氣了拜託。
一切至此,我不能擔保下次絕對不遲到,我對時間的觀念就是很差。只能說,就連我老闆都跟我說過很多次,但我依然如此。沒有要贖罪的意思,對於時間的被動就連我自己有時都無奈的不知所措。

跟知道以上的人說:對不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