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七號那天午後

Day4 AM 6.00 八里風帆碼頭
(有人都沒吃到旺旺仙貝的話,我要跟你道歉一下,整包旺旺仙貝幾乎都是被我吃掉的)。

最後一天緊湊的進度攸關影片成敗,大家起個大早打起精神繼續努力。首先的風帆碼頭,漲到頂正在退潮的岸邊,和第一天完全相反的情境,拍戲水場景。好險是個大晴天,帶來亮麗的外景顏色。沈老師在這一刻來到,無非是劑強心針,讚美中不時幫我們補幾顆鏡頭,而今天的運作方式完全是由昨天演變而來,老師很滿意,沒有插手很多,會幫大家注意小細節。由於今天要拍掉4場戲,其實很趕很恐怖,還要換景,所以要快就得飛快。
玩水要小心,凱的水桶要倒在我頭上,可是水都會在別人身上,哈。這場戲搞得我們三個人身上都是泥濘,水裡面有金紙,我身陷沼澤動彈不得。在現場超好玩,可是水很髒,建議要去玩的人把手腳都擦一層護膜。拍到一半,傳說中的我鄰居紀姊姊paggy來了,中午我們就在瑞德的介紹下相見歡一下,還挺巧的。今天的泥濘指數絕對是前幾天的五六倍,腳上都乾著泥,手也超髒和澀,小芮跌倒後背全髒,那時候很真實阿。我們在呼呼呼的風聲下,結束這場玩耍戲,感謝大家陪我們一起玩耍。
下午剛吃飽就要用我油油的嘴去親小芮,老師一直用「親嘴」來代稱這場,吼,導演你自己說說看我們是不是沒有親嘴嘛。搞的我很害羞。

此時的光真的相當棒,宜人,我只能這樣說。圍牆上斜灑著陽光,暖暖的、橙黃色的,帶點響亮的蟬叫,不遠處有郵差的摩托車聲靠近又走遠,我們沿著紅磚圍牆走,翻牆,翹課;放學路上打鬧,笑著,然後親她,這樣。這條路很漂亮,就是任何一個夏天午後都適合經過的那種小路,什麼事情都可以醞釀著。這條路上的Boom很難吊,噓噓和光興辛苦你們了。回家路上,我家是淨覺寺還滿好笑的,自己看了都想笑。老師躺在地上提醒我們,他很自然風貌,穿了中國麻布衣裳,褲子寬鬆和黑球鞋,帶個眼鏡,吃飯時候拿下來我都認不出是誰了,而且人很風趣。然後站起來,走到攝影機旁,瞧下鏡位,在空檔建議導演加鏡頭。和他合作很愉快,嗯。
搶光時間到下午太陽下山前,八里低矮的房屋挑戰太陽的權限,狹縫中,透露著些微的希望,再下去一點我們就來不及了,我們一盞燈都沒有。
和平常一樣的走回家吧,那天午後。


9/15 PM 5.00 光復南路Amigo 放映。


殺青照
瑞德是怎樣拍照都可以用同個表情
謝謝所有人

留言

  1. 那要看導演了
    不過這真害羞

    回覆刪除
  2. 阿殘用我的名字也用的太爽了
    我這幾篇文章看下來相當不習慣
    超詭異的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