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的畫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124/1/sem3.html

有時後覺得法國其實對我們還滿好的,撇除政治不談,台灣的民間外交還不錯。
我每次看到這種新聞都熱淚盈眶,不是說什麼我有多愛那幅畫,只是單純覺得,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為台灣破例,然後我可以看到,就很欣慰。至少我可以不必年紀輕輕就花一筆銀子去飛去法國看,當年,黃金印象的時候,米勒這幅畫我沒看到真跡,卻讓我在那幅畫面前站了好久。後面的人一直推擠,我還是站在那兒,好像我看得懂一樣。看完之後我跟我媽說,我想要去奧賽看真跡,她說:好啊!
這下我還沒去,它就來了。米勒的畫一直給我一種,來自低下階層的力量。他們沒有做什麼,也無法做什麼的樣子,看在我眼裡是一種反動,我很無法抵抗的那種反動。就像是為什麼我很喜歡周星馳電影,他讓我覺得每個人其實都可以很獨特,你做實實在在的自己,就有人會欣賞你,被你感動。這種觀念投射在拍紀錄片的時候,你很完美,你應該知道的,不管在做什麼。
「拾穗」是我認識的前幾幅世界名畫,反映了當時人民收割的樣子,但你看得到,他們收的絕對不是上等麥子,而是人家採收過後的殘餘。想到這裡就不禁要把他的畫來比擬我在歷史課本上所知道的宮廷生活,或者莊園地主的生活。
哪個是真實,我接收到多少真實,一看便瞭!

五月底就來,到時候我一定要去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