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楚

關於卡斯楚的退休,我在報紙上看到,覺得有種不知道怎樣的感覺。
他是古巴強人,古巴在沒有他強勢領導的將來,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還是有我嚮往的一塊嗎?那份不安,表面躁動下的沉穩。還有Che的影子在?雪茄和香煙繚繞,說動就動的左派思想。我喜歡的極浪漫主義,一種不安分的,沒有邊界的行徑。我不是什麼極端的左派份子,也不是非常支持共產,更有趣的說,我偶爾也喜歡無政府主義。但我欣賞一種反抗的態度,而且是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挺身反抗。那是很迷人的,就像他們。
「我知道我會地獄,但是我會在那裡看到大資本家竊賊劊子手美國總統們。」這句話,說的真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