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efn-g-englar

又一次聽Sigur Ros,無法自拔的掉下淚來。
是Agatis Byrjun裡面的Svefn-g-englar,長達10分鐘。

今晚特別安靜似的,我注意不到窗外風的浮動,好像只有簡單的鐵琴聲迴盪,佔據我整個人,整個躁動不安的靈魂。喇叭不是很好,小鼓出來的時候微微破音,但這無所謂。跟我膨脹的傲慢比起來,這真的沒什麼。聆聽聖歌般無所事事的聽著這段歌聲,浸在這氛圍,聽出些許的軟弱和包覆在軟弱外層的,渺小和無知。

是了,很久沒有這樣子了。有一年了吧,還是兩年?你在忙什麼呢?不由的得這麼問,好似我們沒空見面。止不住的咳嗽和喘息,是這裡唯一的逗點,除非決定要去睡了,否則不可能有句點的!絕不能崩潰,這不是摧毀,而是一種修復,修復回到一個用正向方式去看待的本能,可以嗎?他們說可以的,我收到了。

好,謝謝你們,Sigur Ros。

謝謝你們再一次讓我復原!

也謝謝你們總是讓我知道最美的東西。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