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求婚

我不懂求婚對白,一如我不懂臺灣政治。
對白很難寫得動人,我反覆思索著那個場面,那個情境,他們的一舉一動,甚至他們打了一個噴嚏我都知道。那他把手偷偷放進口袋的時候他該說什麼呢?除了結巴還是結巴,他不敢多做解釋,唯一可貴的是,他始終看著女友的眼,看了會令人發慌的那種,真誠到你沒有思索的餘地那種。
這是個股足勇氣的尷尬,他該用什麼方式好好說完自己想說的話,女人又該怎麼幫他解套又不是拒絕呢。不要太多冗詞就能表達他的心境和想法,他的動作好像更勝言語,想一個不直接表達確很精確的說話方式。那裡的空氣簡單到他沒有辦法考慮,那個情況下他急於解決尷尬,卻又要掩飾心中的落寞,他該說什麼呢?哈哈,讓我去吃個飯好好想想。
剛看到新聞有歐媳的事件,我的天阿,這社會真該多一些圓滿的!我是說真的!
我應該學習政治多點,走入社會交際多點,或許,我就能寫出一個很不錯的對白。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