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le】---片段戲

剪接的時候看到那段戲,會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好像劇本或是導的戲從來都不脫我的樣子。可能只有我會笑,可能是一意孤行,有時候看到自己的那一面,其實五味雜陳。

哪段戲呢?

男:(一段嚴肅的話語)遺失不是失去……
女:(斜睨著笑)就像我男朋友昨天一樣嗎?



看過劇本的人,如果跟我夠熟,就會直接脫口而出的說那句話根本就是我在講,是不適合給角色講,已經讓我失去判斷理智。不過當看到這個畫面,還是覺得可愛的好笑,不知道是哪段記憶帶給我這個情緒,讓我殷殷切切的期盼那個畫面再現。叉燒哥哥也不知道是怎麼抓到那個情緒的,真想好好問他怎麼揣摩;而小綠的問法也是與我本來設想的mur法有放大的改變,這樣搭起來真是太有趣了。男女朋友就是要這樣講話的嘛,是不是阿(招手)


另外,關於老人拍耳的動作,我後來回家一再反覆思索到底是哪個老人會做這種動作,可是看到毛片的時候,突然覺得他做那個動作實在是太對味了,哈,可說是他表演的精華阿!那個我平常根本從來沒做過的動作,卻在導戲的時候瞬間出現,很訝異自己怎麼會給他這種莫名奇妙的大動作(?),不過演來卻相當逗趣。

有時後記憶帶給人不能泯滅的堅持,是不是常常會這樣?

留言

  1. 哈哈哈
    是個導演私心很重的作者論電影XDDDD

    回覆刪除
  2. 什麼
    你是說

    哈哈哈哈哈
    作者論耶
    我過然有點老派阿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