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貝

問:「拷貝和Video看起來有什麼不同?」



「拷貝看起來比較溫暖。」在台北影業的放映室裡,咖搭咖搭的放映機聲,畫面跳出來的瞬間,讓我想起這樣一句話。好像是楊宏達上課時說的,讓我在每次看到拷貝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拿出這句話來檢視我的視覺。
不知道怎麼說,總覺得拷貝在某種程度上是屬於我心理某一塊的不可變更,它的分量有時更甚於數位影像(多數時候吧),儘管拷貝得到的成效通常不盡理想,但一次兩次之後,依然可以信心滿滿的挑戰那些,我所認定的它的表現能力。不知道是哪來的把握,它在轉動的刮痕中,始終牽繫著不可磨滅的力道,一次比一次的後勁更強烈。
有趣。怎麼這麼有趣的東西,令我著迷。

距離我現在最近一次的看完拷貝後,我想,若是我再不承認我有荷索這個朋友,就太過意不去了。(笑)

於我而言,取之不平衡的色調無疑是對世界的一種批判,為什麼要擅自離開感受一種色彩的能力呢?情感是複雜的,沒有全然的純粹,我不相信這種東西。所以他該是涵蓋在自然的五光十色之下,僅可極小部分、少數的抽離或偏頗,但這樣的空間,都難免使情感再表達時露出一絲破綻。在今天之後,我開始期待大家認知是這樣的世界。


再說一次,

天光是一種不可磨滅不可質疑的藝術傑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