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岸隨意行

宜蘭、外澳、金山、九份、草山、萬里、情人湖、大武崙砲台、野柳、基隆、新店
很早我就被游先生打電話叫醒,但不過我好像還是最晚上車的一個,哈哈。真是大家好久不見,樣子都沒變多少,行李還是一樣簡便。一上車就有人說要去宜蘭,我還以為我被騙了,但不過那是真的,所以我們開上了高速公路。雪山隧道像鬼打牆一樣的有12.9公里。
我們去宜蘭吃Nick哥哥說的全台最後一間香雞城,手扒雞架式吃起來真的很爽,一隻雞就這樣被四分五裂。接著,開去清心買便宜五塊的飲料,之後就直奔外澳。行程上是打算去蘭雨節,我還以為是跟蘭嶼合辦的活動,但結果根本就是去玩水。太陽很大,在車上我們猛塗防曬,開到一個亮黃色建築物的地方下車,旁邊有降落傘飛來飛去。譚一直在看火車,就跟小孩一樣期待。
沙子超燙,踩了腳底板會痛,不過躍過沙子,就抵達很藍的海岸,我們把東西隨便丟就跑進海裡了。這裡的浪不大,遠遠的,還可以看見頭城搶孤的竹竿,衝浪的人很不衝浪,反而垃圾一大堆,還有木條,成群結隊的飄過來。
後來是一路走走看看,沿著海岸兜風很愜意,再,九彎十八拐來到山裡的九份。為什麼汽車路走走會變成輕便路,門牌一下跳100多號!我們住「悠然居」,由於天色已晚我們就先去吃飯。他們家怪怪的,果然之後就有小事發生。

九份夜景!


先來講我們的晚餐,魯肉飯和芋園冰。這樣就飽了,之後邊走邊逛夜景,比起上次來的濕冷又下雨,今天沒有霧也沒有特別悶熱,還有涼風,相當美滿。不過走階梯的時後,我娘就打給我了,此後我跟她溝通到了冰店還講不完……幸好是跟你們出來,如果有掃到興先說聲抱歉。昏黃的路燈在寶藍色天際逐漸熄暗之後,開始連成數不清的小點,有點明滅,之後甚至朦朧了起來。而海灣的船燈,定住不動,讓我們快要分不出哪裏是陸地。
一回去就發生這件機車事:民宿的喇叭鎖不是我們弄壞的,好嗎!老闆娘,我們搞壞那個鎖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嗎?坐在門口等的心情很差,光這點你就該直接少收五百才對。
不過隨後我們就開始打牌,一共換了4個遊戲,全都因為譚會生氣,哈哈。Nick哥哥太累就開始連睡10小時,我和譚看電視,看到一個人大概沒畢業過,連朋友都不會唱。其他人在睡覺,但都有偷偷聽我們講話,隔天起來問什麼都知道。我們為了要回本,就把冷氣開超冷的,現在想起來沒感冒就很不錯。
隔天一早,我、游和貢丸一起開車去看日出。什麼也沒帶就跑出來,起先我們還在找他到底是在哪裡,後來,走了個拐彎,太陽就跟升旗一樣快。站在戰備古道口,清晨的山頭,草叢兩旁,我們被蜜蜂環繞。意外看到,原來,五點半的九份會一起關燈。對面山頭斜的很奇怪,近看才發現全都是草,而它的背面全都是墓。
原來九份老街很早就開始,我們吃了點油蔥?,總之是很好吃像光滑蘿蔔糕之類的食物,接著再去吃一碗芋園挫冰當作餞別禮。下山的路程中,還吃了好吃的巧克力泡芙。
跟著的地圖莫名其妙的要去情人湖,卻看到大砲台,還有遮擋不住我高挑身材下面土軟可能是屎的防彈坑。到處都有人在拍婚紗,害我都很想拍,噗嗤。砲台還有堡壘喔,很想走去堡壘,但看起來很遠只好作罷。


大家想幹嘛?

回程又拐去野柳,懷著看女王頭最後一面的心情去,卻看到她脖子根本就像甲狀腺激進一樣粗,有種被騙的感覺。炎炎夏日,譚一直好像可以聽到海洋館裡的海豚音一般被吸引過去。我們都被海蟑螂嚇的花枝亂顫,看到這樣,真搞不懂怎麼還會有人想要去戲水。還有仙女鞋,在海中央的很可愛。
逗留一陣,被拉進去吃四姊妹海產,點了合菜,蝦子、螃蟹還挺好吃的,Nick食量嚇死人,但阿嬤還是很愛他,一直給他添飯。
半小時後抵達新店,中途乖乖灑滿地很智障,游先生你的小背包不可靠,他壞了!然後在家樂福坐麥當勞兩小時,很無聊吧我們。
不過我喜歡這樣偶爾閒逛倒是真的。


新店人喝新店水

留言

  1. ↑她瀏海太蠢,不能當招牌

    其他照片待補

    回覆刪除
  2. 我只能說....
    火車真的很棒XD
    這次太突然好多人都消失
    下次一定要找很多人一起隨性
    童軍人就是走到哪活到哪
    隨性的出遊!

    回覆刪除
  3. 是先吃飯才去女王頭的~~
    那個阿嬤是因為彬彬有禮的關係啦!

    回覆刪除
  4. 阿對吼
    我們吃飽才去曬的
    都忘記了

    大概再沒幾年我們就可以自己出去露營了吧
    時間過好快
    真是太可怕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