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穗30


截自「宇宙歌女」/吳米森/金穗30紀念短片
周美玲、吳米森、楊力州、柯一正、鄭文堂、王耿瑜
主持人:塗翔文
金穗30的關頭,請來他們拍攝六部短片,一分鐘擠爆的現場,是津津有味的開端。
先來談談影片,一直都很喜歡看短片,它在極短時間濃縮的爆發力驚人,常常可以激出很多火花。很開心看到這樣一次六部的特色小短片,當碰觸到別具意義30這個數字的時候,你會想到什麼呢!
周美玲用了30年台灣電影發展史短篇來表達,裡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有人找你拍你不想拍的電影是一件好事。不要整天只想著拍你自己的東西,那我們觀眾該怎麼辦!」看起來可笑又複雜的綁架事件,橋段卻出乎意料的有趣。這讓我想要看電影院放的「麥子不死」,真的!

楊力州的紀錄片方式拍攝自己也給我很大震撼,一方面是看到林義傑,還有白茫茫的北極。第一顆鏡頭我還以為在看松根亂射事件,極地的陽光和負三十餘度的低溫,包裹著「我要活著,我的片子也要活著」的堅定想法,他拍完了他的紀錄片。我相信無助的時候,生命力的旺盛是我們平常無法觸及的,但我不敢相信若是在那種情況下的我會變成怎樣,隨時都會死掉的創作,真是太驚人了!

吳米森的科幻黑白片是我看得最開心的一支,從來沒想過他這麼瘋狂,之後聽到導演座談,更是驚爆連連。真是好樣的!「宇宙歌女」並不誇張的將台灣的KTV文化做了一番大膽的詮釋,質疑麥克風能產生的音量大小,同時也反映KTV對台灣人生活的影響,UN For KTV真的很酷。張榕容瘋狂的唱著Pink Martini-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的改編版我愛地球之歌,在忍無可忍的里長夫人制止後,卻完全不理。看片的時候居然不曾發現就是那首歌,只是一個勁的狂笑。
那麼,你是那種沒麥克風就語塞的人嗎?

柯一正的紀錄片裡面不少熟悉的面孔,講的都是拍片人會遇到的實際問題。其中最讓我害怕的,是林靖傑說:當一個導演想要拍片的時候,人海茫茫舉目無親……一想到就覺得可怕,台灣電影生態有這麼差,還有亂七八糟的制度,這樣誰敢拍片。金穗獎盃可以打牛肉,超好笑!

鄭文堂把莫子儀弄的跟真的毒販一樣,逼真程度不輸蕭淑慎。一個吸毒者的家人怎麼面對這樣的孩子,不諒解還是無限的包容,全寫在母親臉上,也掙扎在吸毒者的行為。戒毒成功可以帶來多少幸福,去除多少痛苦,我看到他害怕而扭曲的臉龐,30歲,如同小孩一樣。

王耿瑜的片大聊女生性事,看得臉紅心跳。食色性也。20.30.40的女人在生活和心理層面的差異,在聊天中毫不保留的批露。麵包看起來真是揉得有力道,食物好好吃。可是一邊聽驚人的談話和一邊看食物,什麼都不想漏掉就要百分百專心。



有趣的金穗短片,都來看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