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remely HOT


它熱得無以復加,它熱得不記得冷了,它熱到忘記還有燠熱這個詞,它熱得只會拼命搧風喊:「好熱。
所以呢?
所以它再也沒有足以慰藉的詞,它充其量不過是它,it。
熾熱的城市裡,剩下蒸散中的軀殼蠕動,不間斷地,還很自豪地。它們互相掙扎的招呼彼此,自豪的相信還有殘存的水份。分不出疲憊與輕鬆有什麼不同。
這個夏天實在太炎熱了,於是大家在同一時間都喪失了接收的耐性。
它,也,她,他,牠

你好嗎?
你會跟北極熊講白話嗎?
你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讀書嗎?

留言

  1. 我覺得我要蒸發了

    或許
    北極熊也是

    回覆刪除
  2. 真的
    超級熱

    北極熊真是太可憐了
    我一想到牠們要在大熱天穿熊毛外套就覺得慘
    又不能脫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