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後中傷


民生與綻放的花朵


後來的我們不得不為自己的出路想點辦法,即便我們都寧願樂觀相信總有口活路賞飯吃。
身邊的友人們紛紛打算起自己的未來,這是個什麼樣的世代誰不清楚?醫科理科的人想著更加努力念書,忍受無聊繁重的課業,卻不願抽身也不知如何抽身;近在我身旁的人總問著,我將來想要成為什麼,或,我是否該離開拍片這行。一問再問,因為它沒有一個好到讓人完全信服的答案,足以支撐每個月辛苦賺來的錢,卻要一下子通通拿去拍一部片的結果。或許它快樂,但或許不是。
有一個晚上我下定決心要相信我所預想的所有,管它之後是不是這樣我都願意相信是,我把它全推給一意孤行的浪漫後卻被中傷,那麼,既然是浪漫那我就無所謂了。(笑)
看著在路邊撓癢那個沒手臂的人,他賣玉蘭花。計程車司機問我,碰到這種我是否會跟他買,我笑說我沒遇過,他搶在我前頭說他一定會。他後來聽說我想拍電影,他說台灣電影起不來,他都不太想看了,但要進戲院的時候還是願意去。我笑說,你還是把錢留著看好片吧,這世界上只有窮人會憐憫同病相憐的人,有錢人大多為所欲為。而我們不需要勉強和憐憫。於是我跟他推薦海角七號,他側著頭問:好看嗎?看那個導演又貸款這麼多,我真怕……我說:其實什麼事沒有風險?就是害怕的風險最高。有時候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相信。相信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他於是跟我說他會去看的。
相較於我跟我爸媽推薦海角七號,就不是這麼有趣的事。我媽嚷著要看,還要去看囧男孩。我爸說:他花這麼多錢干我們什麼事?有人欠他嗎?我弟附和:對阿,幹嘛去看阿!我聽了轉頭就哭,是被氣哭的,瞬間我想長篇大論的讚賞都淪為譏談,很生氣怎麼會有這種家人。但不過他們當然沒看見,一臉嘲弄的繼續諷刺,不知道將來她女兒可能會因為如此而花錢時,他們會怎麼說。
想了一個晚上,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們去看,我爸接下來的幾天都還在念說那什麼電影真無聊,我默不作聲。直到我把兩張電影票交到他們手上,我媽緊張卻強作鎮定的問說我們該去哪看,我爸開心的上網看遍所有海角七號的預告和新聞。我把放映時間表抄給他們,祝他們有一個美好的約會。
後續如我預期,他們津津樂道的談論裡面的每一句台詞,迫切的想要知道幕後所有事情,裡面演員是誰,當我爸每次『是喔』的最大聲時,我知道我成功了。現在我弟兩個人用故作不屑的表情透露羨慕的問戲中每件事,不用慫恿,他們會去看的。
一個初見面的醫科學姊跟我說,台灣環境不好,很不公平的就是朝九晚五的人可以賺大錢,他們做盡每一件無聊而反覆的差事,無論他們做得好不好。反倒是藝術家卻要潦倒,那為什麼人不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你不覺得嗎。我說:我覺得環境是其次,一想到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就覺得比那些上班族好不知道多少倍。我不羨慕他們,我喜歡我的生活,這就夠了,不是嗎?


台灣很多浪漫的人阿,浪漫總讓人不知道輕重緩急,卻老偏執的去做。

留言

  1. 你什麼時候坐計程車的?!

    回覆刪除
  2. 酷斃了
    要去大稻埕碼頭的時候

    回覆刪除
  3. 哈哈
    說得好
    人生只有一次
    幹麻為自己不喜歡的事出賣自己一輩子!

    我爸媽已經幾百年沒去看電影了
    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

    回覆刪除
  4. 好的夢想值得我們為它失敗
    這是朱學恆說的
    我們就是這麼熱血嘛~

    回覆刪除
  5. 我也想做
    自己想做的事
    這很酷

    回覆刪除
  6. 說的好好喔
    關於朝九晚五的人賺大錢那段..

    回覆刪除
  7. 吳巧俐看來是心有戚戚焉(笑)
    我要有100年沒看到妳啦!

    雙胞胎我們先把巧克力餅乾拍好來

    猴子用真是引經據典

    猴子你也是阿
    我如果以後呼吸不順暢你也要多擔待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