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失敗

當有人用一百萬個桀傲不馴來形容我時,我絕不會反駁什麼。
因為我的感覺支持我到哪裡,那拼死拼活就要把它做好。說真的,我真的很難過,來自於氣餒的喪氣滿載於胸腔表面,在每一次呼吸間,不屑得來來去去,因此對話的空氣瀰漫,它有一天會脹裂的。你不懂那種自傲是與生俱來,它偶發性的疼痛著創意,它嘗試榨乾、嘗試勒索,它,你不曉得下一步的它會怎麼做。
憤慨在語言間流動著,不服氣也一起。我拿它們當菸草來抽,但,結果是,禁菸了,我留不下什麼。

曉東老師說:難過,一天就好了。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