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燈結綵



夜寐,我經過碧潭來到光明街頭,張燈結綵的紅令人暈眩,他們好端端的沒有被黑夜吞噬,但好寂寥。
兩三百年走入歷史,相較於淡水老街的熱絡,一條捷運線兩端,這裡顯得格外沒落。街區從八點走到十點都打烊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書局和昏暗的旅社還在遠眺,中間還有個不相干的便利商店格格不入的亮著。飆車偶從街頭至街尾,伴著幾聲狗吠,再幾條暗巷,就打發這裡的夜生活。很難想像,當年火車站旁的叫賣聲此起彼落,它還會是個約會勝地,如今連早上在這新店唯一的KTV和電影院,都只有老人在裡面昏睡或者中年人吐幾個檳榔渣坐在門口抽菸聊天。王美月請新店市民看海角七號,也會在此,不知道能不能活絡一些這裡清淡的氛圍。

過年了,或許這條街上還會放幾串鞭炮吧!

你能想像之前會有挑夫或商人把這裡當上山的補充地,在這裡作樂,在這裡狂歡。這裡是他們工作的天堂。街上有白宮照相館,還有各式各樣的店家,就像國校路新店老街一樣,只是那裏是菜市場,而這裡是民生娛樂。現在,就連觀光客也從沒聽過這裡,儘管它的招牌陳新一致,儘管它,還做了街區規劃似的。但消散的人潮已走遠,公車站牌,檳榔路口百公尺也僅只一站。
他還不打烊,微風吹著充滿喜氣的春聯,一樣是老玩意兒。他肯定會寫書法,就坐在路邊寫他個上百張,誰管它賣不賣得出去。
還是會想看到妳風華再現的樣子!光明街。

留言

  1. 想到件重要的事

    我們似乎該約個時間拿影片哩~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