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夜


當半夜三更,這兩個人出現在你的小吃攤上,一邊說說笑笑討論到底要買什麼消夜,一邊跟你一口氣點了10幾碗的魯肉飯和雞肉飯,而且數量改來改去的時候,你心裡作何感想?
他們走出我的攤子,到隔壁熱門的鹹酥雞攤去點了一些雞排。我打開電鍋,發現今晚剩下的飯不過六七碗,所以急急忙忙的跟那個眼鏡破掉的男的說:我可能無法賣給你們那麼多碗,我試試看。但看來他一點也不介意,還好像有點開心,問我肉圓一份是幾個,如果是剩下這些他們就全買。我當然說好,今晚生意沒有很好,全賣他們我就可以收攤了。
那個流鼻血的女的走過來,我打量著她,邊聽那男的跟我說話。那男的說說笑笑,還提醒我別為了撐到10碗的分量就少裝。我當然知道,可是我已經裝10碗了。但是,那女的好像不知道自己流了很濃的鼻血,而那個男的不知道是沒發現,還是怎樣,都沒有告訴她。
於是我開口:妹妹,你是不是……(我大概比了一下鼻子的位置)在流鼻血阿?那邊有衛生紙。
她愣了一下,大笑:對阿,我在流鼻血。沒有啦,這是刺青!哈哈哈。沒有啦,這是假的,不用理它。
我:是喔,現在年輕人都這麼時髦喔?
他們付了錢,去隔壁拿雞排,兩個人上了一台T4就開走了,我沒有收據開給他們,他們還去隔壁找雞排店的收據寫在一起。

奇妙的夜晚。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