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鎖



開大鎖的時候,如何也打不開,匆忙打電話找德華求救,結果他叫我上樓拿WD-40去點它,後來就開了。彷彿沉在心中已久的心事,很卡、很膠著,但到現在也沒個定論,而我也沒有膽識暴力的搖晃它,或甩它。
不好意思,可能最近得我真的很慌亂,突然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時候會一陣狂喜,但要下定決心不管別的事,似乎又不是那麼簡單。儘管大家都叫我早該把那件事撇下,但還是很自虐的覺得好不應該,懸在心上,看日子一天天逼近。「可是別人有想過你嗎?」最後我這樣問自己。
實際的是,德華妻叫我把身體顧好,按時吃飯,亦即是她要好好養我。她甚至開出條件要我好好整理好家裡,賞我六千塊。一個人的時候想想,覺得很感動!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可是北鼻你跟我說的那句話真的好有用,「一部片不會因為少了哪個人而不能拍,要拍的話不管怎樣都可以。」很擔心自己會從此之後黑掉然後餓死,但你保證我不會,也謝謝愛我的你們都跟我說絕對不會,讓我知道我該怎麼做。要,就做好!很討厭現在這樣擺爛攤子似的沒進度,可是其實我想不出這個沒有筆電,家又住新店的我天天一早跑去內湖可以做什麼。還不如我在家拉表或者叫我做點別的導演組該做的事,而非一直說我開價有問題,然後盯我。我應該不是什麼難搞的人,對朋友,其實我很願意做,大家都知道,但我想你們應該沒有交友的誠意吧。錢是你們開,價也是你們在講,談好不前製不後製,就是拍攝期14天,為什麼可以搞到一個月。然後好像我很不配合的一直不見,我是承認我反常、厭倦,那你們有真的想要知道嗎?

積越久,越悶,還不如待在家來看一本書或者想想故事來的愉快。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