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涼快,風不定的吹著,傷口上的皮結痂了,應和著風搖擺不定,就很想把它撕掉。
「成長之於青春,像是一次次的小死亡。」看到一句類似的話,它在我腦裡演變成某人跟我說的,撞在擋風玻璃上的蝴蝶,不知道為什麼。關聯性可能都是死亡,且無所畏懼,或許說還不懂畏懼。我還記得小時候的瑣事,有一次,我和朋友們看一個人不爽,就真的一群人去嗆,老實說也不是嗆,只是人多,講話大聲。為了另外一個我們不認識的人,被那人欺負,我們就自以為正義的去嗆聲,講到還差點要揍他。我知道我們那時候不會揍人,因為我們有絕對把握能夠揍他,所以我們不會。但那個囂張的氣勢真的很迷人,可以說是凌人,這是越長大越會削弱的一種感覺,或許到了18歲之後,我們可以在大街上拿著麥克風嘶吼,但還是得節制。身為小孩的優勢就在於他永遠有犯錯的能量,因為社會可以理解。越是長大,就越得去突破那層別人檢視你的框架,你不再是小孩,不能揮拳就打,你得有自己的制約點,來約束自己的一切衝動。如果你只知道一件事是對的,然後去做便很容易,但如果你得顧慮其他,那你可能就不會做了,就是這樣。這是一次小小的死亡,在我們被老師罵了之後,屬於正義的某一部分死亡了,取而代之的是社會化的避免。像是燒掉的考卷,連灰燼都得湮滅徹底。

突然聊到一些以前的事情,是很輕微的碰撞,像是要逼迫現在與以前連繫般的,硬扯進去。我對於這種事其實沒什麼好畏懼的,可以聳聳肩說無所謂。像是你洗乾淨了臉去一個新的面試,把自己打裡得宜,面試官卻只關心你在上個公司是不是有什麼不良記錄。它像是影,在牆面上生了根,匍匐與你同行。

如果撕掉了痂,未長好的新皮就得風吹日曬,薄薄的皮膚還會有些灼痛,這就不是貼紗布應該解決的事了。

留言

  1. 唉 可是就還是有想任性去做的事情 我們真是批著大人皮的小孩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