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蠶



為了漫遊筆記,這幾天的我像是夏綠蒂的網裡面的蜘蛛,積著滿肚子的絲拼命吐字;又像是滿懷秘密的死刑犯,臨死前拼命把話說完就怕有一絲遺漏。每分鐘腦子裡轉的都是那些每一天的事,招喚記憶一邊不停翻轉。

電話打來說:「沒事,還好。」
我煞有其事的放了些心,拿起吸塵器催掃著地上的灰塵,這是無助的遊戲。也不祈求舌粲蓮花了,三四個月以來沒有好好寫過東西,倒是看了些書好讓自己不致於對語感生疏。待在家裡似乎又變成習慣,在高中之後,離開,就像是一次次成功的逃離,在夜半或清晨安然無恙的得到突破的快感。但我從不否認床,它是必要的存在,坦白說也是那個空間讓我覺得有回去的必要。有一陣子以為哪裡都可以是家,直到最近,又重新體會到家的需要。避風港是國語課本上的詞句,它讓我安心寫作,必要時候有些補充。

從不質疑自己是巨蟹座性格,但這幾天似乎才在心裡像是。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