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跳和春雷



國小知道驚蟄之後,每年都會特別注意春雷,就好像我聽到春雷也該跟蟲子們一起甦醒,迎接春天。
那麼,春天換到夏天的時候又是怎麼樣呢?連續幾天的好天氣,據說北京來的沙塵暴在空氣裡作祟,鼻子過敏連話都講不清楚,縱使晴空萬里也讓我昏昏沉沉。今晚下了場小雨,連續不停的那種,騎在路上會有意識的感受到雨滴的那種。但不強烈,所以也沒打算穿雨衣。好像腦子稍微有點空間,便擠進了胡思亂想。才剛寫完有關女性意識的報告,強烈感受到自己意識好像很正常,便如同昨晚看完「轉轉」一般正常。一個在城市閒逛的故事可以寫得這麼有趣,每件事都好像可以發生的那樣奇怪。
今年的驚蟄應該過了,就在五股爆炸案的前後,大家議論紛紛的以為那個轟嚨作響便是春雷,提醒了我好像還沒聽到那個巨響。難怪我昏昏沉沉的,不過一說要來想分鏡,腦子突然清醒的跟什麼一樣。

希望雨不要再下了,要下就晚上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