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的明星夢

起了個大早,跑去幫同學拍戲,早上六點,遠早於普通上學時間,今天是禮拜六。

工作是點名,點完近兩百個名,時間都要八點了,通告時間後1小時的時間。因為還是國中小生,家長騎摩托車或開車載來,巷子有點小,車子無法久停,不時會聽到家長催促小孩下車的吼聲,甚至有一個小孩來點名的時候,媽媽和小孩都哭得眼睛腫腫的,我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想直視的找出他的名字和學校,點完名讓他上去吃早餐。不少家長會來問說會拍到幾點,可不可以進去陪或看,我說天黑左右會收工,可以進去看。心裡納悶:「是忘記通告時間還是真的不知道?」


後來去跟一整班的小朋友相處,進去的時候很多人呆坐在位置上,有人在念英文,有人在聊天,其他只有五六個人被抓去走廊演背景人物。在離開英文補習班的工作之後,很久沒跟國中小生相處。有幾個小孩開始跟我講話,我就也跟她們聊了起來,
「妳們現在都在迷誰啊?」有一個小孩從書包亮出羅志祥的新書,指著他。
「我沒有特別喜歡誰耶。」一個男生說。
「我喜歡有一個,嗯……有點老的,你可以不知道。」另外一個女生說。
我說:「噢拜託,我好歹也大妳十歲,我怎麼可能有不知道的。」
她說:「對耶,他叫,黃義達。妳知道嗎?」
「哈,我有些朋友跟我說我長得很像他耶。」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回答這個。一講完就覺得很好笑,但又不想笑出來。
有些小孩問我說:「姊姊,妳們做這行會很辛苦嗎?是不是要天天熬夜,又賺不到錢?」
我心想這種老成的問題,怎麼會是你們問,要問應該是家長提問吧。只好回答:
「喔,當然辛苦啊!但是熬夜就在賺錢啊,所以熬夜和賺錢是一起的。」
「那你是念什麼學校?什麼科?」
「科?是系啦!我念台藝大啊,電影系。」
「那你是念高中還是高職?」
「我念高中啊,怎麼了嗎?我念了一個還不錯的高中喔!」
「是喔,什麼高中啊?」
「師大附中啊!」
小孩都「哇!」的叫出來,「那不是PR值很高嗎?你成績一定很好喔。」
「還好吧。」我簡單的回答。
「那你會變成明星嗎?」有一個小孩問。
「啥?我又不是演員,我是拍戲的人耶。」
「也是喔,那妳們電影系是做什麼的啊。」
「就是學電影相關的事啊,怎麼拍電影之類的。」
小孩們恍然大悟,原本再看羅志祥書的小孩說:
「我很喜歡演戲,之前就來試鏡女主角,但是沒有上。」她乾笑了一下。
「喜歡演戲很好啊,那妳都在學校演什麼?」
「就是一些兩性的戲劇,我之前有一次演希拉蕊……
「希拉蕊?真的喔,那妳不就要講英文。」我看著她混血兒面孔。
「對啊,我本來說要講但老師說評審會聽不懂。」她又從書包拿出她的空英。
我心想這些小孩還真奇妙,他們全班被找出去安拍在學校走廊上,現在要拍一個下課時間的樣子,他們在三樓走動,主角們在四樓。

其中一個坐在角落的家長過來跟我講話,眼睛一直看著在對棟三樓洗手的女兒。其他家長都走光了,只有他和小兒子還留在這裡。小男孩帶著相機出去拍照,他只能從走廊的小缺口拍,因為他比護欄還矮許多。
「我想說她有興趣就帶她來玩玩看,剛剛她就跑來跟我喊累。你們拍戲很辛苦吼。」
「演員辛苦啦,尤其是等的時候比較辛苦。」我說。
「對啊,想說,小孩子有明星夢,不要說是他們,我們小時候也會有啦。不過現在跟她說很辛苦也,她也不會相信。我們大人眼光看比較遠,叫她好好念書,但是現在小孩是不會想那麼多。」她突然跟我講了這種深沉一點的事。
「因為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一面嘛!但不會之道還有多少人也同樣努力,等待機會。」我說,看著這些家長滿心期待送來的孩子。
「我是叫他要好好唸書啦,可是其實現在小孩不愛唸書,也沒關係。重要是要有一技之長啦。她愛演戲我就陪她來,試試看。」現在家長好像比較開通了。
「還是要告訴小孩,認清現實跟夢想啦,不然常常很多人覺得一蹴可及,沒有那種好事。」我接著說。
同樣提到了薪水的事情,我說,還過得去,其實養得活自己,其他,就是物慾少一點,沒什麼過不去的。
「也是,妳們這種工時很長吧?」
「對啊,工時長到賺錢沒地方花。」我苦笑的回答。

拍到一個段落,還沒放飯,但桌上已經擺好便當。再次出發前,很多小孩蠢蠢欲動想要回家,編了各種理由要走。我不太清楚他們說的真假,也不希望試用哄騙的方式讓他們留著。
「我們根本就是路人甲嘛!連臉都看不到,你們怎麼不用動畫在畫上去就好了,還要我們演這麼辛苦。」有小孩抱怨。
「你們都很重要啊,都是演員耶。怎麼能用畫的呢!而且你們怎麼知道鏡頭有沒有拍到臉?」我安撫著,很誠懇。
「我在那三條水管後面洗手啊(一個建築裝飾),所以根本看不到我好不好。」她指著。
「唉呦,不然你等下就走出來一下,看樓下好了。」我差點笑出來。
「姊姊,主角選出來了嗎?」一個眼鏡妹過來很認真的問。
我想起家長跟我說的,在各校宣傳安排的試鏡,很多這裡的小孩都是沒被選上,來幫忙的。
「選出來啦!不然現在在拍什麼?」我誠實回答,她一臉失望的離開。
甚至有一個小孩騙媽媽說陪同學來學校,沒被分到制服演戲,一直在走廊看,問我們說誰是主角。

在走之前,小孩們一直問我說明天會不會來。有些小孩還掙扎在辛苦和回家之間,「我媽媽跟我說,劉德華以前也是這樣過來的。」小朋友又坐回原位,掛掉手機。被忽視的孩子,遠比我們敏銳、敢講許多。我看著他們,想說,如果真的喜歡演戲,真的喜歡這一行,別抱怨,這裡真的就是這樣。

留言

  1. 跟小孩子相處真的很驚世駭俗
    尤其是它們對於夢想跟現實的對待方式與期待
    問的問題也令人很難回答
    不過想要叫他們別做夢也不太可能
    畢竟我們就是被現實戳破氣球也依然要做夢的人之一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才突然看到留言,事隔5年,想說:
      這件事我一直記憶清晰,上上個月還拿出來跟別人分享,
      這個環境的確一直是這樣,其實世界也是這樣,
      做夢的必須便是讓我們好好長大,然後回頭看無關乎是不是夢見的樣子,都還是會享受做夢的過程

      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