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一場


       晚風很涼,悶熱的五月已經算是夏天,「會愈來愈熱的。」他在機車後座冒出了這一句話。
我也覺得。

那天還是有點冷的時候,和不熟的朋友站在路口等計程車,這裡是關門的百貨公司轉角,休息的噴水池裡沒有水,因為少人經過,連路燈都熄了一半。我們挨著對街傳來的微弱光線聊了一陣,倏地靜默,她坐在路擋上抽菸,我則踩著紅線一直走下去。
我不是什麼幽默的人,不常是。所以保持沉默。
想起康熙訪問那英的片段,夢一場的歌詞浮現在腦海。我從沒唱過這首歌,頂多只有哼而已,昨晚看了MV,就不知哪來的衝動讓它從口裡滑出來。我急於掩飾,好讓情緒不致於曝露太多。但她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出神還是無感。不過,這對我是寬容。
我在心裡反覆唱著,莫名其妙的告訴她自己心裡住進了一個人,我讓他住進來的,不過沒想怎樣,也沒打算跟他講,就這樣放著,或許可以放一輩子。這聽起來很怪,好像有點老成的感覺,她也沒多問。
想固執的告訴自己要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而不重要的就讓它去,在練習好這個技能以前,可以低頭、可以挫折、可以包容、可以委曲、可以接受。

   不過,就算是夢一場也好,不過……

相當美的一首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