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列式放鬆


實在不習慣用時間整理瑣碎的事,比方說一天的事情寫在同一天網誌,總讓我在寫完之後摸不著頭緒,儘管在自己的筆記本和便條時常這麼做。
不過在半脫離學生生活後,也沒工作的日子,似乎就比較得這樣才行,沒有什麼固定得做的事,也沒有什麼一個禮拜的紀錄方式。每星期都過得很不一樣,應該說,每天都過得非常不一樣又有點相似的生活。就拿起床時間來說好了,從國小養成的六點半起床,在高中時候開始叛逆的拖延,七點、七點半,到了大學變成九點十點的連第一堂課上課時間都無法遏止。以致現在,要不是最近大樓外牆一早就在整修磁磚,我每天醒來恐怕都要下午了。
這幾天有點記掛的事情估且條列式吧。

1. 喪敗的昨日得趕緊拋開才行,吳老闆又激我、壞天天、球賽輸,一個月要有多少失敗都不知道。昆汀請快點回來吧!

2. 千辛萬苦騎車趕到學校,一身球衣,但,下雨了。好像最近,學校除了打球和上課沒有更吸引我去的理由,不過跟純梅學姊聊天總是很開心。

3. 面對毫無頭緒的剪接,貓爪很長的把我的Adidas皮背包當貓沙。

4. 坐捷運的時候,對面坐了一個假睫毛有0.5公分長的女人,耳朵上剛好戴著我作成項鍊的Accessorize耳環。

5. 南京東路站上車一家三口,小小男孩被父親抱上博愛座後便一直講話,雖然他口齒不清,但發音還算聽得懂。他學著每一站的廣播,字都不認得,倒是學的有幾分相像。父母大聊特聊根本不管他在幹嘛,他默默的學了兩站,就連英文都依樣畫葫蘆的聽什麼念什麼。我從一開始就發現他把正常國語都念成外省腔,也不知道哪裡學來的老兵口音,從他嘴裡講出來特別好笑。都快要下車了,他持續報著站名,媽媽突然說:「哎呀,你怎麼講話變這樣!」他則因為「松山機場」英文不會念而一直在椅上跳來跳去,連車門要關了的嗶聲也學起來。

6. 印尼文的發音我根本分不出來,老師說沒有分一二三四聲,但怎麼聽怎麼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