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昧且結巴



穿著球褲,頂著烈陽,停在中華路等三岔口的紅綠燈。我戴著全罩安全帽,不時把面罩拉起來透氣,正當我這麼做的時候,一個男的聲音突然從左邊的雙黃線越過來,他十分結巴,但紅綠的漫長的秒數足以讓他講完。
「我我我我...可可.......可以......跟跟跟跟.......你做個朋朋朋......友好好好好......嗎?」
我愣了一下,轉頭看他,下意識給了他一個有點白眼的臉色,我戴著口罩,而且口罩裡一直流汗,整個就垂頭喪氣的樣子。我緩緩的搖搖頭,繼續轉回去看紅綠燈秒數,我像是卡在白線後調整起跑機的人,加油聲四起,槍都上膛就只等我,然後我還請裁判來幫我看一下起跑機是不是故障一樣。居然還有二十一秒,我在想著這尷尬的氣氛到底還要多久,用眼神逼著紅燈上的小紅人。
拜託,別再跟我講任何一句話。到底要多尷尬,而且是我在替他尷尬,我在幹嘛。
他冒昧且結巴的樣子停在我腦海裡,有那麼幾分鐘的時間,我都得仔細思考著這個人的動機和想法,甚至質疑這是怎麼回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