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嗎

自從7/15就沒再寫網誌,算算時間也到了八月,如果有暑假的話,就是過了一半。
畢業之後的人生好像到現在還沒什麼改變,我還是讓自己放了暑假,沒有安安心心,但也放了。親朋好友間聊到工作的機會也變多,家族聚餐的飯桌上,可能開頭的話題就是問畢業,在做什麼工作?
我說:拍電影啊!
有的人搶當主角,有的人看著天花板說:拍電影啊!不錯啊!
接著跟我分享了一些年輕時後踏上的路。我是不排斥聽這些,還挺有趣的,尤其是在禮拜一去淺水灣一早上後,回來曬乾了的皮膚還有些刺痛感,洗澡的時候順便用黛比朋友去印尼買回來的去角質摩擦一下,隔沒幾天,光華的皮膚裡夾雜了些乾燥的裂痕,不曾去在意這些的我,在這個時候也被一些無謂的敏感扎了一下。是時間啊!從現在起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跟時間賽跑的選擇。


在某些個剛下過雨或硬撐著沒下雨的午後,時不時會接到幾通熟悉又陌生的來電,想想,還是算了。在這個暑假最需要磨練的是: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不管是人或事;練習去知道自己最想要的,與錢無關,通常賺錢的事都不如想像中有趣。


把一切的代價都想成是為了讓自己快樂。
前天所夢到的掉牙齒的循環夢,讓我十分緊張,記憶深刻到我一整天都在跟大家分享這個恐懼。我夢見我醒來,坐在床上,睡眼惺忪的時候咳了一下,是用力從喉嚨深處咳出來的,我用手捂住,手移開的時候掌心多了兩顆牙齒,臼齒的大小,血淋淋的。我開始用手進去挖,牙齒都在。我把兩顆牙放在書架上,安心的繼續睡。我又夢到我再次醒來,同樣的動作又發生一次,咳完手上多了兩顆大牙。我同樣去檢查到底是哪一顆,牙齒都在。周而復始,直到我牙齒掉了一大包,用塑膠袋裝著,拿去問我媽:怎麼辦?我掉了這麼多牙齒。我媽說:沒辦法啊,去問牙醫。牙醫問我從哪裡掉的,我回答不知道,我有可能是鱷魚。我問:可是我牙齒本來有三十幾顆,掉了這樣十幾顆,會不會不夠用?搖搖手上的塑膠袋,牙齒在裡面發出像骰子一樣的清脆撞擊聲。牙醫說這無所謂,我就醒了。
大家聽完都笑歪了,但我真心覺得這是一件人間慘劇。


另外,硬碟壞掉也是人間慘劇,這次是Toshiba外殼。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