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a Party


被邀請去參加藝穗趴體,我們兩個默默帶了東西去放在桌上給大家吃,所有人都不認識我們,我們也不認識大家。
在米倉的地下室,吃吃東西大家開始玩遊戲,用國家來分組,真是超級好笑!是個很輕鬆的場合,原本的展覽櫃先被放到一旁,但是本來掛著的東西還是掛著,剛好有一面「中華台北」的旗幟,大概就是台灣人出國參賽無法掛上國旗的替代旗幟那種。有兩個人在我旁邊討論著,是大陸口音。
「中華台北。好奇怪喔,為什麼要寫台北?」其中一個人問我。
「對啊,為什麼要加上首都的名字?」還沒回答,另一個也問我。
「這……因為我們被打壓啊!」我義正言詞的說,沒有要怎樣的意思。
「被打壓……所以得加上台北啊!」他們陷入了沉思。
「對啊,我們也很無奈耶!」我轉身繼續回人群喝酒。
不知道怎麼的,晚上輕鬆的心情突然緊了一下,後來大家開始玩起猜字遊戲,一人得丟個有名的名詞出來給大家猜。其中一個人丟出上海某體育館的名字,主持人說:「這沒有人會知道在哪!」他回答:「這大家一定知道的啊!」後來猜的時候真的沒有人知道。
我好像看見一隻跋扈的獅子奮力的跑著,他撞倒了身旁所有的樹和小動物,但牠的每一絲毛髮是柔順動人的,隨風擺動。醒醒吧!前進的人同時也要能夠包容與你所想的不同,包容才是學習最重要的基本心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