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樣下雨的夜晚


看完海灘的一天,老拷貝低悶無力的鋼琴持續彈著。
我沒帶傘,從捷運站一路走回家,所有的消防車和救護車在上一個紅綠燈全部衝出巷子,紅色閃燈在雨裡特別醒目。

「你快樂嗎?」在片子的一開始看到這個問句我著實在心裡震了一下。有趣的是前天的我正在寫冰淇淋大叔的劇本,腦子裡蹦出一個情境:在國中時候,導師為了要讓我們認識更多職業而決定未來方向,請來每個人的家長利用早自習的時間簡單介紹自己的職業。每個人都會輪到,而愛面子又剛失業的冰淇淋大叔把這個問題丟回給大家,要所有小朋友回去問爸媽做這份工作快不快樂,如果不快樂,做的意義又在哪裡……關於工作快不快樂這件事,很多人一點也不在乎,賺錢就是拿時間去做消磨生命的事以換取生活下去的條件,有一部分人是這樣根深蒂固的認為著呢。

於是我加了那場戲,大叔結巴但有自信的站在台上忍不住脫稿演出的特寫,中學生一臉蠻不在乎但煞有其事的在台下聽,好像真的會回家照做似的,大叔該說什麼話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對這些整天讀書考試不容許有一絲差池的國中生而言,被教導追求以後更好的出路而死命競爭,放棄快樂將來也不知道會不會快樂,一個在社會上等於被宣告失敗的大叔的話,能信多少。



在十二年前我看到時鐘指向凌晨零點,眼淚會直接流下來,每次都一樣。我總覺得那是很可怕的時間為什麼我不是躺在床上,一直到國中都是。而現在的我已無動於衷,凌晨三點,看看,手錶不走了,我繼續做我的事。冷的時候披個毯子,若不是為了講電話而躺到床上,我可能沒意識到時間,身體心理都無。一個狀態啊,我一再這樣的提醒自己,看楊德昌電影的時候我特別感覺到「人在生活」。是流動的心理交換,人在生活裡掙扎才不致被事件拖得乏善可陳。能感受生命溫度是快樂的,我們平常都做了這麼多可笑無謂的事情,還有什麼好懼怕的?



如果可以我又想出去走走,去年的這時候我也從高雄回來,一個禮拜後,也就是11/15我搭上飛機去了夢想國度。因為這個時間點讓我重新檢視生活,我發現該寫完的遊記到現在只到達德勒斯登(Dresden),像這樣下雨的夜裡我除了努力衝刺外不該有別的想法了吧。

上個月拍戲我很快樂,去高雄十天我很快樂,昨天我也很快樂。回家的時候剛過十二點,我和得小打給剛去住宿的大鵬唱了生日快樂歌。我們都離童年越來越遠了,因為我們得一起長大。我在心裡暗暗的告訴你,並祝你快樂。

像這樣下雨的夜晚,有可能會渾身濕透但不能忘記要做的事。



「不快樂會死喔!」我一再強調。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