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達利的夢



娃娃好像住在我家很久了,星期天早上還約了英文家教來家裡上課,她說要趁這段時間加強英文。在她刷牙的時候家教按了門鈴,我去應門,打開來竟然是我的國中同學,一個我覺得有點多話的男生。
「你怎麼會找到他當你家教?」我把他請到書房去坐,轉頭悄聲問剛從浴室出來的娃娃。
「他也是台大的,好像跟我們同一屆吧,有一起上過通識。」
「喔。」
「網路上找的。」她補了一句。

必須跟他們共用書房到中午,因為電腦在書房裡。木桌很大,會議型的那種,面窗,很長一排窗戶。大廈的四周都還是老公寓,從高樓遠望視野依然開闊。倒了兩杯茶後,開始各做各的事,我爸突然出現在書房的玻璃窗門口,喜孜孜的。
我對於他意外的開心有點摸不著頭緒,疑惑的看著他,他站了好一陣子。
「從今天開始,我們家書房變成360度的觀景台。」他說,手上多了一副像遙控器的東西。
「蛤?」我們三個異口同聲地抬起頭來。
「要不要試試看?要抓好喔。」他拿起遙控器,地板開始傾斜,我看到另外一面本來是牆壁透出去的風景。
他一連轉了好幾面。
「爸爸,我們會不會整個掉下去?」我轉頭緊張的問,整個人趴在地上。
「不會啊,這很牢固。」他用手敲敲地板。
頭轉回來的時候,檳榔路以左的地方變成了歐洲小鎮,我一點也不意外的看著這片突兀的風景,本來每個禮拜天中午都會變成這樣,禮拜三再變回來,這叫城市對調。
但遠方有一個橘色的東西在飄,現在是接近夏天的正午,我沒看錯吧?
「南瓜。是南瓜,而且是有雕過的南瓜。」我沒看錯吧,天上都飄著萬聖節才會出現的笑臉南瓜,我快看不到街道了,越來越多。
因為樓高的關係,它們始終在我腳下的天空像雲一樣和諧的浮動著。

家教課結束了,我跟他們下樓,順便去附近買午餐。
「今天外面很擠喔,我根本不想出門。」爸說。
「很擠?有什麼特別的事嗎?」一聽到很擠,我有點打退堂鼓。
「今天是萬聖節啊!」他邊用電腦邊說。
「萬聖節?今天?現在不是……五月?」我很困惑。
「什麼啦!你日子都怎麼過的?現在都十月了。」
「外面有遊行,路上都是人你出門考慮一下。」他補充。
「外面是四線道,是能有多少人?」我在心裡想著,塞了些零錢在口袋便匆匆下樓。
一出門就被推擠到無法走直線,往便利商店的路上塞滿了人,怪模怪樣,平常不到三分鐘的路程走了快半小時,全身是汗。
一隻綠色的手打過來,我閃避,跟大仙翁對了眼,另一隻紅色的手揮來,他眼睛不聽使喚的上下動著,我後面是一列八家將。
「哪招?為什麼吸血鬼跟八家將一起在路上走,路上吵的只聽見嗡嗡聲,各種鬼怪都在白天的馬路上,一樣的不一樣的。」我在心裡暗忖,朋友扮的鬼神追著我,他們從小小的頭洞鑽出來一直笑,戲謔式的笑法。
心裡突然湧上一陣恐懼,拔腿狂奔。我有意識的自覺正在被鬼追,頭也不回,就這樣一身冷汗的醒了。

它寫實的像達利的畫。

留言

  1. 好喜歡妳寫的東西! (我是曉貞阿姨)

    回覆刪除
  2. 嗨,因為很偷懶,歐洲網誌也停駛好一陣子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