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藍色大門



『多麼令人羨慕的靑春!』
------藍色大門

在附中的時候,沒有想過自己在藍色大門,電影好像很紅,但我始終沒看。直到畢業的隔年,學校慶祝校慶,在中興堂夜間連續放映了很多支被禁的不被禁的MV跟電影,我才在滿座的人群裡跟老少附中人一起看完了藍色大門。

原來是這樣子的。

看完電影五年後的秋天,也就是1998年原著劇本出現後的14年,用一個半小時細讀完薄薄的劇本。文字很好讀,單場幾乎都不超過一頁,小士和阿孟流竄的台北街頭,挾曖昧不明的青春情愫和困惑,腳踏車和腳踏車互追。突然覺得,寫劇本和小說是再過癮不過的事情,它可以讓你的青春再來一次,也可以引你去未知的時間,只要你能想到(或許不能想到也可以)。重點是,想法可以非常簡單直接。
突然又迫不及待想要去跟那些邏輯和情感缺陷的文字鬥智,在首次踏入如醫學大樓般的影音大樓的辦公室裡。「當編劇好像真的很好玩,不是嗎?」

或許我不是非常有趣的人,但我相信有趣本身尚未離我遠去,一如在創作不管是Circle9 SHOT時候的我,總是相信會有人看懂這個笑點跟故事。因為在說故事的時候,你總要給自己一個理由去說服自己這絕對好看。吉田修一又出新小說了,他寫好快。
希望這一波的劇本熱不要再蟄伏於秋季太過溫順的涼風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