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蕩世代、苦役列車


苦役列車 The Drudgery Train
2012/日/114mins/山下敦弘


浪蕩世代 On the Road
2012/法、英、美/139minsWalter Salles



剛好一起看了這兩部好片。
同樣主角都在寫作,他們都曾經有一個要好的哥們,劇情走的是他們的生活。『苦役列車』約莫是890年代日本年輕人的生活狀態;而『浪蕩世代』是二戰結束後,年輕人橫跨美國的瘋狂旅程。時代很不同,但同樣帶著極度沮喪、不安以及悲傷開始。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絕望?山下敦弘的片子常在還沒結局的時候讓我感到絕望,是體現現實的絕望。進入社會是無法掙扎也無從選擇的,陣痛期可以很長,有一段時間還可能是無所事事、胡思亂想,工作一個換一個,索性就不幹了,出去旅行,但又被現實壓力逼退,載浮載沈。朋友好像是這段時間裡唯一可以相信的現實,可是友情很脆弱,在任何時候可以輕易拋棄,回頭卻怎麼樣都彌補不了。兩個主角都同時在結束時失去好友,書寫完所有感慨,繼續生活。
『謝謝你曾經當我是朋友,我很感激。』苦役列車裡的北町在貨運工廠休息間等正二下班後,他這麼跟他說,很不像北町會說的話,很突然的吐露真誠,我很喜歡這場戲。正二瀟灑地揮揮手離去。跟十幾年後薩爾在紐約街頭遇見一直打顫的狄恩,他沒有辦法再相信曾經把罹患痢疾的他獨自丟在墨西哥的好友。換他拋下狄恩,上車去參加重要的音樂會。做錯事的人都曾在若干年後滿懷抱歉,失望的人也在即將告別前回頭一次,但那都僅止於告別,友情的傷痕讓他們都回不去也毋需回去了。雖然他說:I Have Always Loved You
不知道為什麼片子這麼多元素,特別在乎友情的成份。我一直想:有沒有一個人,會是我可以不顧一切去找他的呢?友情的可貴在於紀念當下瘋狂的歲月,日子再怎麼瘋狂也得找人一起過。我好像薩爾,一直只有瘋狂的人事物會吸引我,我會為他們燃燒;有時候又很像狄恩,對別人沒有責任感,自己活得很好身邊的人就會開心(但看到他之後覺得這並非對的人際關係建立,太過我行我素);像北町,在任何時候說出事實卻無意間讓別人難堪;或像有時候的正二,嘗鮮也努力適應社會。
年輕很多種過法,初入社會的彷徨和沒把握在無金錢堆砌的時候汲汲營營的消逝著,不管在哪個時代都一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