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十年






最近台北只要一有空,便會下雨。

她陷入無盡漫長的等待;
她跟她的情人分開;
他們天人永隔現在卻在同個空間;
時間剛好在她身上交錯;
他們還沒或許不會,相見。
她穿著旗袍在街上遊蕩,有汽車的馬路,是上個世代最喧囂的這個時間裡,在小吃攤一廂情願的尷尬、靜默、還是尷尬。她覺得她有愛,所以有個軀殼,現在,她開始懷疑他的愛。
說好一起自殺,卻有人沒死,偷生。
她依約在原地等他,旁邊都蓋起高樓,這裡是高架橋下的公園,陡坡。
再來的時候,下雨,她連等了他幾夜。

她找到了他,還了信物,就此離去。


今天是四月一號,十年。
夜裡台北下起大雨,Happy together和追已唱了整天整夜。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