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16


高雄下雨了,近三個月屈指可數。
馬拉松式的拍攝形成,總免不了四處奔波,一日台中拍攝行程,落實台中只是轉點不算轉景,一去馬上拍,隔日早上再回程。於是我睡到晚上八點,睡眼惺忪的出門,掛著紅眼袋,腋下夾著吉田修一的『路』,拿著Palladium透明傘,坐捷運去大手燒吃飯。
這大概是這幾個月來吃得最安穩的一餐,隔天沒有一早通告(9點前算一早),等一下沒有要去唱歌或看電影,就這樣一路吃到半夜。預計的咖啡廳行程稍微耽擱,我順著中山路走到Good Man Coffee,略為遲疑了一下,進門。

這是一間24小時連鎖咖啡廳,在2010年高雄這個城市還不盛行free wifi的時候,它是我的浮木。我曾在這地方攪和幾晚,雖然它很吵,人群很雜。但不知我今天為何有信心自己能在如此吵雜的地方看書,這恐怕跟曾子說『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有關,我已數日不讀劇本以外的文件。
在進門前便看好想去的位置,這間咖啡廳說穿了是裝潢比較對味的小歇,只是它擁有一頂歐式帆布帳頂,以及土黃和木頭相間的擺置,就每次都讓我信服它其實也可以表現的跟一般咖啡廳一樣好。服務生拒絕我的請求,以那半部不開放為由,帶我去像吸煙區的獨立隔間。所有人都在裡面吃小火鍋,特別愛講話。

冷的有點發抖,我窩在角落看上了幾頁書,佐熱香橙奶茶,以及一支電池有困難的關機iphone。原來是跟高鐵有關的故事,甫坐高鐵回來的我後悔起今天連頭都抬不起來看窗外的中午。

然後跑步回飯店。
相當舒服。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