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的猜想

在起始站的下一站上車,看到一名異常疲憊的男子,不過是一站的時間,已把座位安頓好並仰天大睡。因為沒有選擇靠牆的座位,在三人座的第一位,孤拎拎的頭顱跟著捷運的擺幅,無意識的頓又起、頓又起。黑眼圈深邃的眼睛看起來絲毫沒有力氣睜開,一點醒的感覺也沒有。

好幾次他簡直要橫趴在椅上,但他撐起身子挪挪屁股,又繼續睡。一樣沒睜眼,手也沒動一下。

下一站,一名女子隔了個座位坐下。
他沒讓身體太失控,但依舊攤垮在淺藍色塑膠椅上。鞋也破了。


『他已三天沒睡,兼好幾份差趕工,為了回家過母親節必須提早完事。』
『電腦打字員,長期用眼所以不堪負荷,能不睜眼就不睜眼。連夜趕稿交件。』
『準備教會活動佈置,因人手不足只能連夜獨自作業,甚至擦玻璃的抹布也來不及洗放在口袋裡,所以口袋裝了一大包東西(或是教會募款都是零錢)。而母親並非教徒,在南部的家裡等他過節。』
無聊如我替這位中年男子迅速在腦海裡設定了這些簡單的背景,此時一個媽媽,撿了他旁邊的位置坐。仰著的頭還是仰著,沒讓胖身軀發出酣聲。
『猜他會在臺北車站趕忙下車。』
果然不錯。


他背包裡插了支康乃馨,紅色貼紙上印著耶穌愛你。
母親若是看到她兒子累成這樣,應該就不過節了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