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覺記憶

to H,
昨天夜裡,你爬上了我的床,在我的紅色床單上面躺了下來。
我們沒有說話。房間是黑的,天花板有窗簾縫隙透進來的光,像雨在玻璃上的紋路一直滑落。聞到你的香水味,還沒進門就聞到了

好久不見,我在心裡這麼想著。
原本熟睡的我翻了身,在漆黑的房間裡,我沒有關門的習慣。我心裡又想著,你沒有來過我家怎麼會知道我房間的位置。
我已經醒了,你應該察覺。手搭到我肚子上,不是很浪漫的搭法,跟你第一次來碰我的手一樣。我默不作聲。外頭下著雨,雨打到六樓的鐵皮屋,我聽得清清楚楚。知道你也沒睡,大概我們再也睡不著了,便並肩靜靜躺著。
好想問你什麼話,但我一句也不想問出口。要這樣賭氣下去嗎?我閉著眼,想著我聳肩,又是當下不在意的模樣。或許就這樣靜默的躺著一小時、兩小時,便會到清晨,然後你就得出門上班。若是把一輩子縮短到這個晚上來講,似乎我就不該浪費這一分一秒,就像上次不該在你家門口轉身離開。後悔好像總是伴隨著時間悄然而至,既然知道會後悔,就不該讓後悔發生,也不該在後悔之後後悔。該多想嗎?再多想我的夢就醒了吧,在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時候,我只好用含糊不清著聲音在你耳邊呢喃,


我好想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orno/Piano

春日雜記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