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來回機票

跟亮亮約去看一個當代藝術展,看展之前,我們搭計程車到了海邊,因為聽說展場的入口在那裡。計程車司機臉很臭的開過長長的海堤,放我們在一個草叢路口下車,要我們步行進去。
展場的入口是個陰道口,很像充氣式的氣球軟墊,不時收縮。我們在門口張望好一會兒才進去,還碰到北京朋友一起拍了幾張呆呆的合照。一進大廳,便有人拿個摸彩箱過來要我們現在馬上摸彩,於是我們各摸中一張日本來回機票,只是亮亮的還要多花799元,她臉就跟計程車司機一樣臭,就這樣我把展看完她人也不見了。我突然發現她不見,於是便打給她,她說她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便先走了。我還想跟摸彩小姐換票,因為抽中的機票是兩人一組,但我跟亮亮的分開,我必須跟前一個抽中的媽媽一起同進同出,她也不想換,因為她是一家三口,而她小孩現在正在大廳尖叫到沒人阻止了他。我一想到飛機上要跟這個尖叫失控兒坐前後排便覺得沮喪,但摸彩小姐實在很禮貌的跟我說抱歉她沒辦法換給我。
我在門口外隨便上了一台Uber,共乘的另一人是個要去上班西裝筆挺的經理。Uber把我載去我早上下車的地方,說只有這裡順路,便要我下車,經理揮揮手說沒關係不用付錢。我一下車便看到早上的計程車還停在那,湊過去看,發現計程車司機氣急敗壞的說他車壞了,怎麼發也發不動。


這個夢我只希望抽到日本來回機票是真的。
但其實也滿想看那個展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常:說話

私無邊自

春日雜記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