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你

你把菸抽光了
我也是

你把愛抽光了
我不會



朋友說我執著,就微笑認了。
從來都不是執著的人,口頭先撇清,但想想好像最適恰的形容詞只剩執著,只能反覆斟酌著語言的表達,還是怎麼樣都有無法適切寫照當下狀態的時候。我開始想著那這是什麼呢?其實也不是今天才開始想,每隔一段時間都想知道有沒有進步到可以理解這會是什麼?



只好籠統的解釋為愛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春日雜記3

Horno/Piano

春日雜記